分类: 百川·智汇

东方红资产管理董事长陈光明:价值投资在中国行得通

(转自@东方研究,本文根据东方红资产管理董事长陈光明先生5月16日在2017年东方证券年度策略会上主题演讲整理)    大家上午好!东方证券研究所让我来讲讲价值投资,我内心的感觉是诚惶诚恐的,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我们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实践只有十几年,时间应该说还是偏短的;另一方面,我们是买方,一直奉行少说多做的原则。   感谢研究所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分享十几年来对价值投资的思考。我讲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部分,一是价值投资是否有效,二是价值投资有效的原因,三是价值投资如何才能有效,以及未来展望。   ...

上市公司的“命”、“运”和“风水”

上市公司的“命”、“运”和“风水” 8年前初识段永平,请教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和巴菲特吃午餐,最想得到巴菲特对什么问题的答案?他说自己的问题是:投资一个公司,什么最重要?   阿段转述了巴菲特一直强调的一个词组:business model。   5年前我又请教段永平,商业模式指的是什么?他沉思半晌后说,很难用语言表述,自己去悟吧。我这个没有做过一天生意的笨人,回去又想了5年。   从“商业模式”这个干瘪词汇的具象化再到重新抽象,我用来分析公司的 ...

急于求成的股民的致命误区是什么

最近,有个高中同学给我打电话询问投资问题,当他听闻我的资金量,说:“你怎么有这么多钱?”2011年年中,我那时刚学会价值投资不久,这个同学会见我,和我讨论投资问题,我说价值投资才是科学,才能获得较为确定的收益,而他则说:“我现在还不富裕,而价值投资的收益率太低,如果我有五六千万,我就可以靠价值投资获得较高的收益,即使收益率比较低,但是我现在的资金这么少,靠价值投资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致富。”当我们见面时,我这个同学由于出身好,父母帮他找了一个央企的好工作,收入比我高,而且他父母还给他买了房子结了婚,而我当时一穷二白,啥都没有,就连手头的资金量也远比他少。但是四年后,他还在原地打转,而我已经远比他富裕了 ...

“熊市”是最好的老师,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看到这个标题,估计很多人想抽我,因为我在他们伤口上(包括我自己)撒了把盐。 富兰克林有句名言:“劝服别人时要谈利益,不要空讲道理”。我在大家利益受损、特别是别人家的股市屡创历史新高,而自家的还在山脚下时讲道理,是不是那种没事找抽型的?而且人们普遍会讨厌带来坏消息的人,也就是“波斯信使综合征”。古代波斯人真的会把信使杀掉,而信使唯一的过错是把真实的坏消息(比如说战败)带回家。也许现在还留在股市的人,都是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克服上面症状的人,不会跟我计较。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那个不受欢迎的人。 现在这个市场我还真不确定是不是熊市,但芒格刚刚在股东大会上说:“中 ...

李国飞的完整投资心法:乔布斯、禅与投资(下)

作者 | 李国飞 来源 | 知乎,已获授权 原文链接:http://dwz.cn/5PPyk2 转自 | 格上私募圈 接上篇  五、洞察力 洞察力是指洞察事物本质的能力,可能是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乔布斯被公认为极有洞察力的一个人。一个人的成就,与他的洞察力高度相关。有很多观察的角度,我选两个角度谈谈我的认识。 1、直觉力 我把洞察力分为直觉力和逻辑能力,直觉力是指追随你的内心的指引,不经过逻辑推理而把握本质的能力。我这里把直觉力的范围作一些限制,指研究本质或者规律这个层面,普通的一些事情,例如决定日常生活 ...

李国飞的完整投资心法:乔布斯、禅与投资(上)

作者 | 李国飞 来源 | 知乎,已获授权 原文链接:http://dwz.cn/5PPyk2 转自 | 格上私募圈 一、前言 乔布斯是当世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同时也是一名虔诚的禅宗教徒。他少有慧根,17那年,他远赴印度寻找圣人寻求精神启蒙,18岁那年,他开始追随日本禅师乙川弘文学习曹洞宗的禅法,从此禅深刻影响了他的一生。据乔布斯的前女友布伦南(乔布斯的孩子丽莎的妈妈,和乔布斯一起跟随乙川弘文学禅多年)的传记《苹果的缺口》有大量乔布斯跟随乙川弘文学禅的细节,她回忆说,乙川弘文对乔布斯非常满意,曾经对她说:“我的弟子中从来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掌握 ...

一个人的品行在投资当中到底有多重要?

故事一,先放巴菲特年轻时候的故事吧。 巴菲特每年都会发布致股东的信,其所属公司 Berkshire Hathaway(以下简称 BK)的年度财务报告,洋洋洒洒一百四十多页,里面有不少极有价值的原始信息和充满睿智的评论。 但每年 5 月份去内布拉斯加参加股东大会的朝拜者,有多少真正理解巴菲特的核心竞争力?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他的保险公司的架构? InvestGuru 在这里给大家分享对巴菲特的信中,三个看点的解读,希望能让你对自己的投资战略的布局,有所帮助。 第一个看点,是 1967 年 2 月,BK 用 86 ...

为什么取得长期较高的复利会如此艰难

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叫负复利:负复利就是影响复利增长的一些负面因素。 我们做投资就是要追求长期的、持续的、比较适度的复利增长。我们看到下面这幅图最后一排数据A,如果每年15%的增长持续20年,我们的财富增长大约16倍。 当我在十多年前年轻时做投资的时候,这个复利表也是支撑我做投资的一个基础。因为虽然这个收益率不是很高,但我们只要坚持下去,这个财富的积累程度是非常可怕的。但是对这个复利的认识,如果仅仅是停留在一个稳定增长、每年增长多少,然后十年二十年增长多少这个程度上,那么对复利的认识是不完整的。 这里我特 ...

投资的本质永远没变,关键是如何去执行

注:以下摘自作者16年11月到17年4月的新浪微博 公司研究的核心是空间、结构、深度、角度;交易策略的核心是概率、赔率和预期差;投资体系的核心是对象,时机,力度;而投资最本质的核心是价值、安全边际和复利。这几个环节是同心圆,越后面的越靠内环。内环决定战略和原则,外环确定策略和技术;内环是道,外环是术;内环解决了What和Why,外环实现了落地的How;内环不牢靠是闷头乱撞,外环不扎实是夸夸其谈。 市场的高波动不代表高风险,反之市场的平静也不等于均衡。平静和激烈放在不同的尺度看完全不一样,日线的惊涛骇浪可能在月线来看只是个小浪花。均衡与失衡 ...

投资需要什么样的“聪明”?

   高智商的人比比皆是,股票市场却总是二八定律。于投资,智商是必要条件,非充分条件。          美国长期资本管理公司领导者的智商,无人能出其右。其“梦幻组合”中,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有美国前财政部副部长、有美联储前副主席、还有众多顶级投行的负责人,这些人的智商加在一起足以让一个国家侧目。可正是这样一个天才管理的公司,过分自信于存在所谓完美无缺的投机程序,在俄罗斯金融风暴中,其电脑自动投资系统面对原本可以忽略不计的小概率事件,错误地不断放大金融衍生产品的运作规模,杠杆比率高达60倍,由此造成巨额亏损,最 ...

价值不是一个名义,也不是一个标签

最近关于漂亮50、价值投资的话题,突然变得异常热门。但是在两年前的今天,如果你有勇气提起基本面和估值相关的字眼,那就相当于是给自己贴上“卢瑟”的标签。这真是风水轮流转! 我们对价值的理解 过去几年,我最害怕别人问我是什么类型的投资者,是喜欢价值股还是成长股。大多数人潜意识里,会把价值与成长对立起来。很多人会觉得,如果你是成长股投资者,你就一定会买乐视网、东方财富之类的公司;如果你是价值投资者,你就一定要买贵州茅台、格力电器之类的公司。要不然,你就一定是个伪成长或者伪价值,光说不练。我完全不认同这种想法,因为怕被误解,所以我从来不愿意给自己贴上一个标签。 ...

优秀投资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股神巴菲特对投资机会的选择非常严苛,在他看来,对待重要的投资机会应该像棒球明星Ted Williams在《打击的科学》中强调的那样,只有当球滑进最理想的区域再去挥棒击打,才能获得较为良好的打击率,如果勉强去击打,位置不佳的球,打击率只会骤然下降。 换句话说,耐心等待好机会出现,然后发力一击,才是通往名人堂的大道。那些不管青红皂白,胡乱挥棒的打击者,只会迎来一个完全不同的命运(1997年信)。 可见良好的投资机会并不容易获取,有时甚至要枯燥乏味的等待好几年,实际上近十几年来由于市场变得比过去更加有效,良好的投资机会在市场中浮现的次数比以前稀少了很多。 好在巴菲 ...

为什么99%的价值投资者最后都会死去?

▌一、世上最危险的运动 攀登珠峰是当今世界最危险的运动之一。 从1896开始,陆续有1584名登山运动者相继登珠峰,结果有395位中外探险者遇难,还有些不知名的运动员也有遇难,死亡率高达14.8%左右。 为何如此高的死亡率? 两个原因: 1、攀登珠峰,看似简单,并不难:珠峰永远都在那里,无论昼夜晨昏。当你在珠峰大本营宿营的时候,你会发现珠峰几乎触手可及。 2、珠峰的攀登路上有无数的“坑”:可能是一块松动的岩石,可能是一道窄窄的冰裂缝,可能是一场意外的雪崩,也可能是同伴一次最微小的失误引致的滑坠…… 这些可能让你送掉性命。 ...

与时间先生做个游戏

过去的两年多,我在企业经营和管理道路的摸索中,逐渐地形成了一些思维习惯。比如紧急-重要(Priority-Important)二维四象的工作排序,其本质是对效率的专注。而效率作为一个边际成本对边际收益比的变量,也可以对应私募证券基金对夏普比率(Sharpe Ratio,单位风险的超额收益回报率)的追求。顺便提一句,过去50年,巴菲特的夏普比大概是1.4。什么概念呢?同期的道琼斯指数大概是0.4。  触类旁通,我越来越倾向于把各种纷繁事务的核心抽离出来,并与其它领域对比,意图寻求共性,寻找应用更广、更为普世的真理和根基。很多复杂的概念都可以简化再简化,追溯再追溯,直到最核心 ...

投资中我们为何甘愿又”蠢”又”饿”?

这确实是一种很“蠢”的投资方法,需要持续投入大量的精力进行产业学习和公司研究,尤其在信息过载的今天,说它是苦活累活并不为过;其次,这种日复一日的学习和研究,如果没有对事物真相求知欲的“饥饿”,没有对投资发自内心的热爱,是不可能长期坚持下来的。因此,选择这种投资方式的人,都是甘愿又“蠢”又“饿”的人,也正因如此,在这个细分领域我们常常可以见到这种惊悚的场面:已经比你优秀太多的人,却每天都在比你更努力。 只有懂得股市的危险,我们才能在其中长期生存 从进化论的视角来看,人的诞生源自进化的偶然,而人的生存则要归功于对危险的本能恐惧。换言之,只有懂得自然世界的危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