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中郁次郎的“知识创造”

野中郁次郎的“知识创造”

从松下烤面包机研发的故事说起

松下家用烤面包机产品开发中,第一次做出的原型机烤出的面包,外壳已经烤焦但里面却还夹生。软件工程师田中郁子扪心自问:我们与面包师傅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儿?我们为什么不去向大阪国际饭店的面包大师学习呢?于是,软件工程师田中郁子开始了学徒体验之行。

田中郁子去了大阪国际饭店,向那里的面包师傅拜师学艺。通过用心观察、模仿和实践,田中郁子通过共享面包师傅的隐性知识,学习到其关键的揉面技巧。之后田中郁子将自己的知识转换成“麻花拉伸”这样的词汇,向工程师传递揉面的意向,并对在揉面过程所使用的转子力度和速度提出建议。

最终工程师们在机器内壁上增添特殊的肋骨状凸纹。当转子转动时,凸纹会对面团产生阻力,进而达到拉伸面团的目的。团队提出了产品技术规格,成功再现了面包师傅的拉面技巧,开发出一台可以制作美味面包的机器。团队使产品概念具体化,将概念变成一份手册,并体现在产品上。

通过上面的案例,我们可以观察到知识创造过程的三次循环。

首先,田中郁子通过现场拜师,学习到大阪国际饭店面包师傅的隐形揉面关键技艺(即“社交化”模式)。然后,她通过使用“麻花拉伸”这样的词汇,将揉面秘诀转化成能与研发团队沟通的显性知识(即“外显化”模式)。之后,研发团队将揉面知识与机器设计知识组合起来,设计出肋骨状凸纹,并将概念变成产品技术规格手册(即“组合化”模式)。最后,团队成员通过本次项目,丰富了自己的产品开发经验,提升了自己内在的隐性知识(即“内隐化”模式)。

知识创造过程的三次循环。每次循环均始于团队成员之间体验的共享。基于这些共享的体验,又创造出概念和原型。之后再将这些概念和原型与组织意图进行对照验证。接下来的循环,要么是对这一次循环成果的改善,要么是克服这一次循环的缺陷。

野中郁次郎的“知识创造”理论

“知识管理之父”野中郁次郎教授的“知识创造”理论,可以帮助当代诸多企业,挖掘组织的隐性知识,洞悉实践智慧的奥妙,成为知识创造型公司。他的《创造知识的企业》一书更是影响了无数人。

01

认识论及隐性知识

野中教授强调知识的实质是“经过验证的真实的信念”,是个人信仰致真、善、美的动态的社会化过程。在认识论的维度,野中教授借鉴了匈牙利哲学家、化学家迈克尔·波兰尼关于显性知识、隐性知识的划分维度。

►显性知识,可以客观地用语言、数字、符号、表格、影像等表达出来,并以数据、公式、规范、指南等形式共享出去,是一种可以在个体间直接进行正式和系统传播的知识。

►隐性知识,是个人的、主观的、与上下文情景相关的知识,往往难以显性化,也很难传播或与他人共享,植根于行动、流程、承诺、理想、价值观,主观的洞察、感悟、诀窍、直觉、灵感等均属这一范畴。

关于显性知识及隐性知识,冰山比喻模型可以帮我们更好地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水面之上看得见的是显性知识,水面之下看不见的是隐性知识。它们其实是同一知识连续体的相对两端,隐性部分远远大于显性部分。当显性知识出现时,它会携带水下部分的隐性知识。

波兰尼非常强调隐性知识的重要性,他说我们所知道的往往比能够说出来的要多。所有的知识,要么是隐性知识,要么是植根于隐性知识。我们需要克服只看重那些所谓的客观的、科学的、显性知识的偏见,重新调整对于知识的认知,平衡信仰与理性、主体与客体、艺术与科学之间的关系。

02

“知识创造”的SECI模型

西方强调显性知识,东方则偏爱隐性知识。野中教授认为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不能截然分离,而应相互补充。创造知识的秘密就在于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之间相互的作用和相互的转化。

1995年,野中郁次郎和竹内弘高提出了著名的SECI模型,为我们揭示知识创造过程中的规律。

“知识创造”的SECI模型中,包括从隐性知识到隐性知识的社会化、从隐性知识到显性知识的外显化、从显性知识到显性知识的组合化、从显性知识到隐性知识的内隐化等四个重要过程(如图所示)。

社会化(Socialization):是在公共环境中通过共享体验,并由此创造隐性知识的过程。在该知识转化模式中,强调从组织内、外对现实进行观察;设身处地、积极神会;同时能够创造、共享隐性知识。

现实世界里,学徒们在和师傅一起工作时,凭借直接的观察、模仿和练习就能学得技艺。在职培训在实际工作中锻炼学员,其道理也是一样的。

本田公司曾建立“头脑风暴营”,为详细研讨、解决开发项目中碰到的难题而进行非正式会议。参与人员一般会去温泉饭店,一边品清酒,一边吃美食,一边泡温泉,一边讨论难题。“头脑风暴营”旨在营造具有创造性对话的氛围,通过共享体验增加彼此的信赖,引导所有人达到身心和谐的境界,调整心智模式并激发新观点的创造。

外显化(Externalization):是将隐性知识表述为显性概念的过程,是对认识与发现本质的概括。外显化是概念形成的过程,该过程的灵感源于对话和反思。采用比喻、类比或模型等形式将隐性知识外显化,是该过程的精髓。

佳能公司开发微型复印机是在产品开发中有效运用类比的典范。攻关小组负责人田中宏一天喝光啤酒,灵光一闪问大家“制造这样一个铝罐需要多少成本?”于是小组成员开始研究能否用铝罐制造感光滚筒的可能性,并最终发现了以低成本制造铝质感光滚筒的工艺技术,由此诞生了一次性的感光滚筒。

➜组合化(Combination):是将各种概念进行连接和系统化,综合为知识体系的过程。这种知识转化模式,涉及不同显性知识的彼此结合。组合化是一个建模的过程,将相关概念组织成原型、模型或叙述,并利用信息化通讯ICT技术,广泛传播显性知识。正规教育和培训所进行的知识创造通常采用这种模式。

卡夫食品公司整合来自零售商POS系统的数据,不仅用来发现哪些产品畅销或滞销,还开发了一个被称为“微观促销”的信息化系统,向超市市场提供及时而准确的最佳商品组合以及营销活动建议,从而成功实现了对其通过超市销售的产品进行管理。

内隐化(Internalization):经过上面三个过程的体验,内隐化以共有心智模式或技术诀窍的形式内化到个体的隐性知识之中,转化为技术、产品、服务和经验体现出来,实践上面的那些模型,并形成新的隐性知识。该过程与“做中学”有密切的关系;阅读或倾听成功故事可以使组织成员感受其中的本质,从而转变成隐性的心智模式。

GE公司将客户所有的投诉和询问存储在计算机数据库中,这样产品开发小组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再体验”电话接线员所经历的回答。同时产品部门还经常派遣产品开发人员前往呼叫中心,与电话接线员和现场专业人员进行交谈,再次体验他们的经验。

SECI模型始于隐性知识,个体、团队、组织和环境相互作用,创造新知,秉行创新。四种知识转化模式,都是组织知识创造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通过SECI每一轮的知识转化,最终结果都是提升组织创造新知的层次,并且可以周而复始,实现螺旋式上升。知识创造的螺旋从个体出发,从团队到组织,从部门到企业,不断拓展,不断弥散,不断扩大。

03

实践智慧型领导及场

在野中教授看来,实践智慧是企业领导人所必备的超级隐性知识,也是驱动SECI模型的重要因素。野中教授通过十多年的研究,识别出实践智慧型领导具有如下六种能力:设置目标并判断良善、按照现状感知现实、创造场及共享环境、抓住本质并能叙述、施展权力达成目标、培养他人实践智慧。

例如,实践智慧型领导第一项重要能力是设置目标并判断良善。这种能力其实是建立在理想的现实主义基础之上,他们胸怀社会至善之梦想,每天却又脚踏实地,通过做每一件具体的、务实的事情去靠近心中的理想。即使现实离理想还很遥远,也不改初心。这种心态与那些每天努力提高自己技艺的工匠们如出一辙,总能发现可以提升改进的空间,并孜孜不倦每天努力精进自己的技艺。

这和稻盛和夫“敬天爱人”、王阳明“致良知”等精神内涵是一致的。由此我们知道,对于知识创造型公司,尤重对人心性的修炼。领导力其实是一种能量,是一种灵活的、分布式实践智慧。既然知识的创造过程是发生在每一天、每一个员工的日常工作实践之中,那么就需要让组织中每一个人的创造力都得到激发,而不仅仅是原来意义上的那一小撮精英群体。因此,分布式的实践智慧就是一种有效的领导力分布形态。

另外,在完成SECI螺旋上升的每一个阶段,都会有一个“场”(Ba)存在。“场”被定义为一个动态共享的环境,是知识共享、创造和使用的背景。既可以是一个实体的物理空间,也可以是一个虚拟的网络空间(例如线上社区、电话会议等),还可以是一个共有的精神空间(例如共有的价值观、信仰、理想等)。

相应于知识转化的四种模式,各个过程中的场分别为:创始场、对话场、整合场、练习场。每个场分别提供一个场所基地,以利于进行各个阶段的知识转化,并使知识之创造加速进展。将四个场的知识转化过程前后加以连贯,就构成一系列不断自我超越的进程,同时也随之显现了知识转化的螺旋式演进情况。

►创始场:创始场是知识创造过程中之起点,是个体分享感觉、情绪、经验与心智模型的场所,隐性知识向隐性知识转化的社会化过程,就发生在创始场。我爱故我在,创始场所展现出关怀、爱心、信任与承诺,个体之间惺惺相惜,对隐性知识的移转与转化十分重要。

►对话场:是个人的心智模型、诀窍转换成概念的地方。成员以开放的态度,彼此充分对话,交换表达想法,同时对自身的想法加以反思及分析,使得隐性知识转变为显性知识,以便创造新知识及价值。

►整合场:将显性知识进行组合的场所,不同的资讯与知识组合,产生更新的显性知识,并使之系统化。可以充分利用虚拟世界而非实体时空来进行互动。在线资讯、文档管理、数据库、E-Learning等都可以强化显性知识转化的过程。

►练习场:可以促使显性知识转换成为隐性知识的场所。在资深教师与同事的指导下,以观摩或实际演练等方式不断进行练习,而非只坐着听教师讲授分析性之教材,能够应用实际生活上或模拟的显性知识,并持续将这些知识内化。

上述四种场各自的不同特征将有助于新知识之创造。在每个场之内所产生的知识,终将成为组织的知识而归大家共同来分享。这些场具有动态性,能将隐性知识转化成显性知识,然后再进而将显性知识转化成隐性知识,并借此一周期循环而持续地创造新知识。

04

“知识创造”理论的启示

20世纪70年代之后,日本企业异军突起。野中教授从“组织知识创造”的视角分析了日本企业的成功,提出SECI知识创造螺旋的理论,并由此出发分析创新的本质,令人信服地解释了日本企业成功的秘密。这些研究成果及发现,其实对中国当下的企业是完全适用的。

首先,如果从知识的角度观察企业的管理方式,我们就会发现一个神秘的世界。主流管理理论那些基于数据、信息、分析和推断的战略,往往忽视了一个重要的要素——冰山之下组织的隐性知识,蕴含着组织深层次的文化基因和价值观信仰,昭示认知深度的难易描述的混沌之处,却恰恰是企业生机萌发的战略关键所在。中国的企业也应该更多关注自己的隐性知识,并思考和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

其次,目前许多企业投资不菲,建立了所谓知识管理IT系统,在野中教授的眼里不过是信息管理系统而已。野中教授不反对通过信息化的手段,来管理组织已有的显性知识。这的确能极大提升组织运作的效率,但是这种做法过于侧重SECI模型中“组合化”模式。野中教授认为真正的知识创造始于隐性知识,需要从“社会化”模式开始,走过SECI四个阶段。回归人性,未来驱动,才是创新的本质。

最后,基于知识创造SECI模型,近些年野中教授又提出“分布式实践智慧”“实践智慧型领导”“叙事性战略”“主体间性”“自组织范式”等理念,大大拓展了我们视野的纵深。企业家也需要不断地提升哲学素养和思维境界,知识创造是真正有活性的活动,是人的活动,这是人工智能及机器所不能替代的。www.yun1001.com

作者 | 吴庆海 

转自 | 企业管理杂志

或许您还喜欢下面的文章

关闭